愉悅的時光總是過的很快

有人說,夜是關閉所有的光亮,讓失望開始沉睡,又讓夢想插上翅膀;有人說,夜是真實,拖著疲憊身軀的人們進入夢鄉的那一刻退去了白日裏面對外界不得不撐起的面具;有人說,夜是無邊無際的讓人望而生畏的黑暗,但同時也是通往心靈嚮往已久的黎明的必經之路;我說,夜什麼都不是,只是月的舞臺,默默的為月這位翩翩舞者的演出增光添彩,而我們就是他們最忠實的觀眾。 每逢初一的時候,偌大的夜空便捧出那彎彎的上弦月,似乎在告訴期盼他們已久的觀眾,看,這就是即將為我們這次演出展現精妙絕倫技藝美若天仙的名角——月姑娘。然而首次見到台下人山人海的觀眾,月姑娘遮遮掩掩的躲在帷幕的後面不肯出來,只留給人們一個窺探她的縫隙,或許是為這次能夠在如此巨大的舞臺上、如此之多的觀眾前的演出而精心準備著。為這次不同凡響的演出,月姑娘叫來了自己最親密的夥伴們,讓她們陪伴自己演出前的整個準備階段和演出後的整個離開階段。我想,這個時候有些激動不已的觀眾一定在集中自己萬分的注意力豎起無比靈光的耳朵去尋找她們閨蜜之間的竊竊私語,聽聽是不是有“哎呀,你這邊的腮紅沒塗好”“不好了!你左邊的眉毛畫偏了”“快開始了,你的口脂怎麼沒塗呀!”之類的話語傳出。不過我倒是覺得,觀眾們不會有太大的收穫,因為舞臺下麵大家都在討論著這次萬分神秘的演出會給他們帶來怎樣怎樣的視聽享受,“肯定是一場空前絕後的視聽盛宴!”,看已經有人喊出來了。所以想要偷聽,先讓其他人安靜下來再說吧。 轉眼的功夫,十五到了,帷幕慢慢的拉開,台下漸漸的安靜下來。當帷幕完全拉開的時候,觀眾一個個的都張著不能再大的嘴巴,睜著一雙不能睜的再大的眼睛,仿佛要撐破嘴角和眼角一般。是的,他們看到了月姑娘,看到了期盼已久的嬌美容顏,看到了那嬌美容顏上每一寸都仿若凝脂般吹彈可破的肌膚,看到了亭亭玉立,看到了美勝天仙。台下沒有一絲的聲響,安靜的一根針掉落地板的聲音都可以傳播到每一只此刻被忽略的耳朵裏。音樂隨著古箏的上滑音漸漸的起,月姑娘從容而舞,形舒意廣。她的心遨遊在無垠的太空,自由地遠思長想。開始的動作,像是俯身,又像是仰望;像是來、又像是往。是那樣的雍容不迫,又是那麼不已的惆悵,實難用語言來形象。接著舞下去,像是飛翔,又像步行;像是站立,又像斜傾。不經意的動作也決不失高雅,手眼身法都應著樂聲。纖細的羅衣從風飄舞,繚繞的長袖左右交橫。絡繹不絕的姿態飛舞散開,曲折的身段手腳合併…… 愉悅的時光總是過的很快,意猶未盡的觀眾隨著演出的謝幕都進入了無邊的遐想,仿佛靈魂已從自己的肉體分離出去,自己也登上了舞臺翩翩起舞一般。 他們的演出我從不希望錯過,因為我深愛這深邃的夜和這翩翩的月。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